笔趣岛 > 北渊仙族 > 第四百五十四章 赤羽乌卵孵化

第四百五十四章 赤羽乌卵孵化

折腾了几天之后,这赤羽乌卵反倒安静下来了,可能是阳气或者火灵力不太够用。
  
  王道远命令分身屠幽冥和白盛,继续提炼炎阳石精华,蕴养赤羽乌卵。
  
  他自己则从赤阳真火中提炼精华,注入赤羽乌卵中。
  
  灵火之类的东西,成长速度都比较快,只要灵气充足,损耗的精华很快就能自行恢复,损失一点赤阳真火精华算不得什么。
  
  过了三天时间,又消耗了上百斤炎阳石,赤阳真火的精华也损失了三成。
  
  赤羽乌卵又有了动静,蛋壳上的神秘纹路,闪烁着赤金色的光芒。
  
  又过了半天时间,蛋壳上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缝,这是要破壳了。
  
  王道远立刻将赤羽乌卵移出灵珠空间,禽类孵化出来之后,第一眼看到谁,就跟谁亲近。
  
  赤羽乌又是金乌血脉,成长空间极大,前途不可限量。
  
  虽然已经认主,但不培养感情,日后很可能不听话。
  
  赤羽乌卵一出灵珠空间,一股浓郁的火属性灵力夹杂着纯阳之气,在洞府内蔓延开来。
  
  幸亏王道远已经将洞府内的禁制打开,火灵力和纯阳之气不会泄露出去。
  
  否则,绝对能闹出大动静。
  
  随着时间的推移,蛋壳上的裂痕越来越多。
  
  一个时辰之后,蛋壳上出现一个小洞,一个赤金色的小嘴从洞中露出来。
  
  又过了半个时辰,蛋壳被啄开了一半,赤羽乌雏鸟从蛋壳里钻了出来。
  
  这雏鸟也就和一个小鸡仔差不多大,身上长着稀疏的黑色绒毛。
  
  身上有明显的火属性灵力波动,还有浓郁的纯阳之气。
  
  虽然站起来都有点费劲,但灵力波动显示,这是一个二阶下品灵禽。
  
  王道远手指头伸过去,小赤羽乌轻轻啄了几下,然后张嘴向他要吃的。
  
  他还真不知道赤羽乌喜欢吃什么,万灵宗的传承中没有记载,百灵真君的御兽传承,又不在他手里。
  
  一般的鸟都喜欢吃虫子,但灵珠空间中的虫子,也只有追魂蜂了。
  
  王道远神识进入灵珠空间,从蜂窝里拿出一个追魂蜂幼虫,递到雏鸟嘴边,它看都不看一眼。
  
  王道远又拿出灵谷、兔肉之类的东西,它都不屑一顾。
  
  最后,他拿出一粒赤鳞松的松子,捏碎了放在雏鸟嘴边,这下它吃了一些。
  
  看来,这小家伙是只对火属性灵物感兴趣。
  
  他将雏鸟收入灵珠空间,交给分身屠幽冥照顾。
  
  蛋壳也不是凡品,也小心地收起来,说不定以后有什么用处。
  
  雏鸟进入灵珠空间,刚有一点行动能力,就往赤阳真火那边跑。
  
  它直接站到火苗中,也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反而一副很陶醉的样子,王道远索性不再管它。
  
  将洞府内的火灵力和纯阳之气清理干净之后,才走出洞府。
  
  鸣沙原上已经没有他急需的东西,也是时候离开此地了。
  
  跟贺元青告别之后,他又来到了百事通的店铺。
  
  南荒边缘就有很多凶兽出没,再继续深入,凶兽会更多,还会有大量魔修出没。
  
  危险性只会更大,还是先打听一下消息比较好。
  
  到了百事通店铺,袁尘连忙招呼道:“周道友,是要来卖情报还是买情报啊?”
  
  王道远答道:“自然是买情报,我能有什么情报可卖的。”
  
  袁尘陪笑道:“周道友客气了,您带着飞沙盗,把狂沙散人宰了。
  
  狂沙散人的儿子风天翼舍命不舍财,还带着几个死忠,死守鸣沙岭南部的老巢。
  
  这可是关系整个鸣沙原局势的大事,这个情报可值不少灵石。
  
  近几天已经有好几个人,来向我打听情况,出手非常阔绰。
  
  可惜,我跟飞沙盗没什么交情,也不敢找他们打听去。
  
  几个大生意都耽搁了,我都快愁死了。
  
  只要告诉我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您今天想知道什么情报,我都会告诉您,而且分文不取。”
  
  王道远思索一番,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信息隐藏一下也就是了,又不会泄露自己什么秘密。
  
  他笑道:“这消息告诉你,倒也没什么问题。
  
  只是你的承诺可得兑现,我问什么消息,你不说的话,那也别怪我不客气。”
  
  袁尘拍胸脯保证:“只要我知道的,道友尽管问。”
  
  王道远接着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我在鸣沙岭狩猎,拿下了一头三阶中品的逐沙鹞。
  
  还没来得及拿到手,风天翼那孙子就冲出来,将逐沙鹞尸体抢走。
  
  我追杀了他一段距离,狂沙散人出来护短。
  
  我警告他将东西还我,否则灭了狂沙盗。
  
  可狂沙散人想用这逐沙鹞尸体炼器,对付飞沙散人,说什么也不愿意还。
  
  我也不是他们父子两人的对手,只能将消息透露给飞沙散人,并答应跟飞沙盗合作,收拾狂沙盗。
  
  实际的行动,就是我和狂沙散人,带着几个紫府中后期修士,潜入山阴绿洲。
  
  我猎杀一头凶兽之后,趁着狂沙盗驻守修士前来要好处的时候,偷袭斩杀他,随后攻打狂沙盗驻扎地。
  
  狂沙散人带着一个紫府后期,一个紫府中期,还有一艘飞行战船来救援。
  
  然后被我和飞沙盗埋伏,紫府中期修士被我斩杀,紫府后期修士投降。
  
  至于狂沙散人,被我和飞沙散人联手斩杀。
  
  其他的细节关系到我自己的秘密,你也别再打听。”
  
  袁尘还想再打听一些细节,但王道远都这样说了,他也不敢再继续询问。
  
  修士谁还没有点秘密,有些秘密父子夫妻都不能相告。
  
  打听别人的个人秘密,在修仙界是大忌。
  
  见他不再询问,王道远笑道:“现在该我问了,南荒之中,有一座山脉是魔族肉身所化,不知是哪一座?”
  
  他问这个问题,就是想知道真魔血莲的具体情况,免得被飞沙散人坑了。
  
  袁尘答道:“这种山在南荒可太多了,传说上古魔族入侵,南荒就是战场。
  
  现在南荒这副样子,就是大量魔族葬身此地,导致灵气大变,不再适合人类修士生存。
  
  传说是高阶魔族肉身所化的山脉,我所知道的就有十几座。
  
  比如鸣沙原以南的血魔岭,还有血魔岭以南的葬魔山,传说都是魔族肉身所化。”
  
  看样子无法得到确切消息,王道远也就放弃询问真魔血莲的事。
  
  他主要还是想打听,有关金属性四阶灵脉的事,接着问道:“道友可知南荒四阶灵脉的分布情况?
  
  周某来南荒,就是想寻一些罕见的灵物。
  
  不知道灵脉的属性,也就难以寻找。”
  
  袁尘尴尬地笑道:“周道友可是真难为我了,南荒灵气狂暴,不到金丹,根本无法太过深入。
  
  我所掌握的情报,绝大多数都是鸣沙原附近的。
  
  既然道友想知道,我就说一下我知道的情况。
  
  鸣沙原以东,是一条四阶下品火属性灵脉,西边是一条三阶上品金属性灵脉。
  
  鸣沙原南边的血魔岭,有两条四阶灵脉交叉。
  
  分别是自北向南延伸的四阶中品金属性灵脉,和自东向西延伸的四阶下品无属性灵脉。
  
  再往南的葬魔山,是四阶下品水属性灵脉。
  
  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道友也别难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