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北渊仙族 > 第四百五十二章 符宝之威

第四百五十二章 符宝之威

王道远所在的地方,本就距离定风山不远,很快就到了定风山北麓。
  
  只见一座高千丈的山头,被防御阵法笼罩住。
  
  这座山头,正是狂沙盗在山阴绿洲的驻地。
  
  防御阵法内,一名紫府初期修士喊道:“我们与道友往日无怨,近日无仇,道友为何杀我狂沙盗的人?”
  
  王道远施展斩天剑,白虎刃化为百丈巨剑,斩向防御光罩,笑道:“往日确实无怨,可近日有仇。
  
  狂沙散人的败家子,抢了我的东西。
  
  柿子捡软的捏,老子不是狂沙散人的对手,就只能来找你们的晦气了。”
  
  这防御阵法是三阶上品,以王道远的实力,想强行攻破,可能性不太大。
  
  巨剑斩到防御光罩上,都被弹开。
  
  他的目的是将狂沙散人引来,阵法破不破都无所谓。
  
  学了剑影神光术之后,一直没来得及试试威力,这时候正好练手。
  
  王道远招回白虎刃,施展剑影神光术,凝聚出十柄白虎刃虚影。
  
  操控这些剑影,向防御光罩攻去。
  
  剑影斩在防御光罩上,造成一阵阵波动后,被弹开。
  
  剑影并未崩碎,只是变得暗淡了一些。
  
  这些剑影的威力,相当于直接驭使白虎刃攻击的十分之一。
  
  十道剑影同时攻击同一处,威力才与驭使白虎刃攻击威力相当,实际威力可能要差一些。
  
  不过这已经非常惊人了,毕竟他是半吊子剑修。
  
  剑修直接用本命飞剑攻击,已经是极强的攻击方式,还要冒着飞剑损坏,牵连自身的风险。
  
  现在用剑影攻击,威力差不太多,更为灵活,还没有损坏法器的风险。
  
  以后剑影神光术修炼得更为纯熟,提升剑意和白虎神韵,剑影威力也会随之增强。
  
  隐藏在一旁的飞沙散人,看着十道剑影,感到十分震惊。
  
  王道远这剑影神光术,就是从他手里得来的,这才多长时间,就已经有如此威力。
  
  飞沙散人派出一名紫府中期修士,跑到定风山以南,探查狂沙盗的动向。
  
  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飞沙散人向王道远传音:“从南边来了一艘三阶中品飞行战船,还有三名紫府修士。
  
  狂沙散人也在其中,另外两人是一名紫府后期,一名紫府中期。
  
  王道友,该怎么对付他们,你来出个主意吧。”
  
  王道远拿出一坛灵桃露,喝了几大口,才传音回答道:“三个紫府加一个飞行战船,就算是四个紫府中期以上的战力。
  
  你们杀人的速度太慢,我来主攻。
  
  你实力略胜于狂沙散人,先拖住他。
  
  咱们这边两名紫府后期,围攻狂沙盗的紫府后期。
  
  三名紫府中期,围攻飞行战船。
  
  我解决对方的紫府中期修士,同时我会策应你。
  
  只要狂沙散人用符宝,我就施展五行伏魔印,你也施展厚土镇魔印,咱们两个应该能硬扛住符宝。
  
  阵法里的紫府初期修士要是敢出来,也由我来解决。
  
  事先说好,符宝主要还是你来扛,我在一旁策应。
  
  我孤身一人在此,一旦受重伤,小命难保。
  
  我会用紫雷诛邪令,解决狂沙散人。
  
  事后,我用苍龙珠给你疗伤,再给你两颗甘霖玉露丹,你的伤势很快就能痊愈。”
  
  十多息后,飞沙散人才传音:“就按你说得办。”
  
  半盏茶的功夫过去,这听南边传来一声暴喝:“何方鼠辈,敢在我的地盘撒野?”
  
  几息之后,一艘十丈长,三丈宽的飞行战船出现在山阴绿洲上空。
  
  这些盗匪是真够厉害的,都敢玩飞行战船了。
  
  三名紫府修士,先后从战船上御剑飞下来。
  
  王道远看着三人,笑道:“狂沙道友别来无恙啊,你敢抢我的东西,就要做好毁掉数百年基业的准备。”
  
  说罢,御剑向鸣沙坊市飞去。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斩杀了狂沙盗的一名紫府中期修士,这要是能全身而退,狂沙散人以后也没脸见人了。
  
  三人和一艘飞行战船,都向王道远追来。
  
  飞了不过十余里,一伙人从地上突然窜出来,将三人一船分割开来。
  
  这伙人正是飞沙盗,飞沙散人对上狂沙散人。
  
  紫府后期修士,飞沙盗这边二打一。
  
  飞沙散人那个探听消息的属下,也很快赶了回来。
  
  三名紫府中期修士,围攻飞行战船。
  
  王道远驾驭风火飞鸢,掉头去杀紫府中期修士。
  
  狂沙散人自然明白,自己这是掉进圈套了,大喊道:“向防御阵法靠拢!”
  
  躲进阵法中,确实是他们现在的唯一生路。
  
  王道远他们这边人数占据绝对优势,岂能让他们如愿?
  
  飞沙散人直接拿出飞沙葫芦,喷出漫天黄沙。
  
  而狂沙散人的功法,似乎是风、土双属性,施展高阶风属性法术,倒是能克制飞沙葫芦。
  
  飞沙散人又祭出厚土镇魔印,其镇压之力,对风属性法术有很大的克制作用。
  
  镇魔印与飞沙葫芦相辅相成,狂沙散人很快落在下风。
  
  王道远追上狂沙盗紫府中期修士,一挥白虎刃,十道剑影杀过去。
  
  御剑逃跑再快,也快不过剑修法术。
  
  那紫府中期修士只得招出本命法器,拿出最强手段,硬接王道远的十道剑影。
  
  十道剑影打在一处,将其本命法器重创,剑影也变得极其暗淡。
  
  白虎刃飞过去,一剑斩断受创的本命法器。
  
  一同被斩断的,还有这紫府中期修士的身体。
  
  才开战十几息时间,就有一个紫府中期修士战死。
  
  狂沙散人脸色大变,再这么下去,他也逃不了。
  
  拿出土黄色令牌,神识与灵力注入其中。
  
  飞沙散人脸色凝重,迅速将漫天黄沙与厚土镇魔印融为一体,准备最后一击。
  
  王道远也凝聚出五行伏魔印虚影,并融入白虎刃和玄武盾。
  
  很快,狂沙散人手中的令牌,化作一块直径五尺左右的盾牌状法器虚影。
  
  这东西倒有点像白盛的九灵白骨轮,盾牌边缘是锋利的刀刃,这是一件可攻可守的法器。
  
  五行伏魔印与厚土镇魔印,同时释放镇压之力,削弱这盾牌的威力。
  
  不过,效果微乎其微。
  
  厚土镇魔印迎着盾牌而去,王道远则操控五行伏魔印,飞到盾牌上方,向盾牌砸去。
  
  三者碰撞在一起,厚土镇魔印正面迎敌,外层的黄沙直接被打散,大印本体也遭受重创,变得暗淡无光。
  
  五行伏魔印重重地砸在盾牌上,随后直接崩溃。
  
  万幸的是,白虎刃和玄武盾并未受损。
  
  盾牌重新化为令牌,灵力大损,短时间内无法再使用,以后再使用时,威力也所剩无几。
  
  三者相碰之处,方圆五里范围内,灵植、土石瞬间化为虚无,留下一丈多深的大坑。
  
  如闷雷一般的响声,很快传到数百里外。
  
  整个绿洲中的凶兽,如同大难临头一般,疯狂向绿洲外逃去。
  
  紫府后期和中期的战斗,也受到波击,双方修士多少都受了点伤。
  
  飞沙散人被本命法器牵连,连续突出几口鲜血,躺在地上。
  
  整个人气息紊乱,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显然受了极重的伤。
  
  王道远躲得远远的,倒是没有受伤,只是灵力消耗极大,剩余灵力还不足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