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这岛国的画风太中二了 > 367.退社

  “佐仓医生,你也很年轻啊!”理惠笑着说道,佐仓良子笑了笑,几人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
  “对了,佐仓医生没有男朋友吗?”理恵这时说道。
  大家有些奇怪,怎么突然就问这个问题。
  “佐仓医生整天都待在诊所里面,好像没有看见她出去约会过,像她这种美人应该有很多追求者,怎么经常见她一个人”
  “应该没有适合的人吧”由依说道:“佐仓医生的能力很强,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富婆,像她这种人挑男朋友,肯定有很高的要求”
  “我倒不这么觉得”圣子这时说道:“佐仓医生应该是想找一个强大的男生”
  话题聊着聊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歪到了佐仓良子的终身大事上,三个女人兴致勃勃的讨论着,连佐仓良子的另一半长什么样,做什么工作,要将来生几个孩子都讨论好了。
  勇介默默的走在旁边,这种八卦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在车站里,大家便分开,勇介和由依坐着同一班的电车回家。
  下了电车,走在回家的路上,由依这时说道:“勇介,我退出游泳社了”
  “为什么?”勇介有些惊讶,“如果是因为工作室的原因,大可不必如此”
  高中三年可是人生仅有的一次经历,勇介可不想由依因此留下遗憾。
  “工作室也是一部分的原因,更多的是我个人原因”
  勇介下意识的看向了由依的胸前,那里非常的大。
  身体发育可是女性运动员的大忌啊!
  察觉到勇介的眼神,由依瞬间恼羞成怒,一个拳头打了过来,“你这家伙在看哪里呀!”
  勇介立马躲开,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难道不是这个原因吗?”
  “你去死吧!”
  两人吵吵闹闹,终于勇介举手认输,由依这才作罢。
  其实勇介说对了,由依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
  学校普通的泳装也可以穿出色情的感觉,这让由依很是尴尬,在游泳的时候,很多学姐的眼神都看了过来,大家都非常的好奇,你究竟是吃什么长那么大的!
  也因为身材的原因,由依察觉到了社团内一些奇怪的声音,这些议论声对自己很不友好,如果继续下去,对自己很不利。
  当然,由依也有办法解决,但是考虑了一下,由依决定还是退社算了,勾心斗角太累了。
  既然是由依的选择,勇介也尊重她的选择。
  “现在不用去社团,感觉全身轻轻松松”由依伸了一下懒腰说道。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要加入其他的社团吗?”
  “暂时还没这个想法,对了,理惠退出了学生会了”
  理惠是学生会的人,勇介还是第1次知道,不过理惠怎么也退出了。
  “个人原因”由依解释道。
  两人都退出了社团活动,这让勇介有些措手不及,歉意的说道:“是不是我耽误了你们?”
  由依摇了摇头,笑着回答:“没有,你想太多了,我们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决定的。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的话,那你也退出社团吧”
  “那绘里肯定会找我拼命的”
  “好吧,我开玩笑的”由依在心里叹了口气。
  勇介回到家里,美和已经在煮饭准备晚餐。
  爱依这时走了过来,期待地看着勇介:“哥哥,你能不能再煎个鸡蛋给我吃?早上的鸡蛋太好吃了!”
  美和闻言有些惊讶,“我可是准备爱依最喜欢的炸虾哦”
  爱依顿时有些纠结,一方面是自己最爱吃的炸虾,另一方面是哥哥的煎蛋,好难选择啊!
  勇介笑着说道:“妈妈,那要不今晚的炸虾让我做吧”
  “你可以吗?”
  “没问题”勇介拿起了手里的菜谱,“我可是买了菜谱的”
  美和笑着说道:“做菜可不是光看菜谱就可以学会的”
  “你要相信你儿子”
  “好吧”
  美和把厨房让给了勇介,勇介看了一下菜谱,记住了所有的步骤,开始动手了。
  虾去壳,挑掉虾线,放调味料腌制。鸡蛋和面粉搅拌做面糊,试了一下粘稠度,感觉刚好。
  这时开始热油,等到油温差不多一百七八十度的时候,把剥掉壳的虾裹上面糊,放入油锅煎炸,煎炸一分钟,捞起沥油。
  接着开始做酱料,白萝卜切成丁,搅拌成泥,作为白萝卜泥。
  炸虾沾白萝卜泥,一道简单油炸天妇罗虾就做好了。
  美和在旁边看着,所有的步骤都没什么问题,跟菜谱上介绍的最简单炸天妇罗虾一模一样。
  不过,勇介这个炸虾做得实在太漂亮了,炸出来的效果跟菜谱上的的效果一模一样,就好像从菜谱复制过来,色香味俱全。
  美和有些好奇,“我能先尝一只吗?”
  “妈妈请便”
  妈妈用筷子夹起了一只炸虾,沾了点白萝卜泥,咬了一口,顿时点了点头。
  “很好吃哦”
  看着妈妈的表情,看来这次没有激发什么特殊效果。
  “妈妈,你竟然在偷吃!”爱依一脸惊讶的说道。
  勇介笑了笑,说:“妈妈在尝味道,现在味道没问题了,你可以吃了”
  炸好的天妇罗虾放在了爱依身前,爱依十分兴奋,立马动手了。
  “好吃!”爱依一边吃一边点头,很是满足。
  勇介自己也尝了一下,跟他之前吃过的炸虾完全不同,外面的面很脆,里面的虾肉很鲜甜,两者混合在一起,形成了独特的口感。
  两个字:好吃。
  这厨师小能手的技能看起来还不错,至少自己将来是不会饿肚子的。
  吃完饭,勇介回到房间里,给律子打了个电话,把坂田治的问题说了一下,询问了入学的问题。
  “没问题,到时候我搞定吧”律子平静的说道。
  有些事情,有些人一个电话就能解决了。
  “谢了律子,有空请你吃饭”
  结束了与律子的通话,勇介立马把这个消息通知给了坂田治,坂田治十分惊讶,勇介实在太给力了!
  “勇介,我欠你个人情”坂田治在电话里认真的说道。
  “大家都是朋友,不要说的那么见外”
  勇介的话让坂田治有些感动,两人聊了一会儿,坂田治便去通知松花这个好消息了。
  忙完了所有的事情,勇介拿起了课本,开始学习,学生的功课还没完成呢。
  第二天,勇介还是在宫岛家门口等候,由依穿着校服出来了,两人边说边笑,一起同行。
  新的学期开始,多了上学的学生,车站变得更加的热闹了,幸好有勇介在,由依每次都能安全的上车。
  “你也就只有这一点作用了”由依笑着说道。
  “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啊,我良心好好的”
  “是吗?我看一下”
  “你找死!”
  两人还是寻常的斗嘴,这个场景已经久违的没有进行过了。
  下了电车,两人便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勇介,由依!”
  理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两人停下脚步,理惠从身后追了上来。
  三人打了个招呼,一起前行,不过勇介发现,在路上有不少女同学在偷偷的打量自己。
  这是昨天高调的后果,不过勇介对于自己的眼神早已是习以为常,视若无物。
  但同行的由依和理惠两人则有些不太高兴,由依小声的吐槽道:“勇介,你这家伙好嚣张啊!”
  勇介有些惊讶,“我这是嚣张吗?”
  “不然呢”
  “我只是上台发言而已,这也算嚣张?”
  “那发骚?”
  “那算了,还是嚣张吧”
  三人说说笑笑,走进了学校,在玄关处换鞋子。
  勇介打开鞋柜,顿时,一大堆信封从鞋柜里面掉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