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重生福妻有空间 > 第3332章 大结局

第3332章 大结局

这段时间,李金凤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
  
  不管是小九去美国,又或者是娥姐和李老太相继离世,都让李金凤有了太多的人生感悟。
  
  接下来,或许还会有更多的人离开。
  
  但不管是哪一个,对李金凤来说,都是一种避免不了的痛苦。
  
  陆建国在张奶奶坟前,放了一束菊花,李金凤给张奶奶斟了一杯酒,她蹲在张奶奶墓碑前,以一种很平常的语气,诉说着心里话。
  
  “张奶奶,答应你的,我全部做到了!小宝长大成人,也已经成家立业。他的事业,你天上,应该也能看到。
  
  他的医术很好,救了很多的人,并且以后,还会救更多的人!如果当年有什么遗憾,在这一刻,应该都抚平了!
  
  张奶奶,不知道下一次再来,是什么时候,也许是几年,又或者是十几年,希望那时候我来,你还能认出我。”
  
  李金凤在张奶奶坟前,说了一上午的话。
  
  直到中午,李大禾和赵美霞两个找过来。
  
  赵美霞给张奶奶磕了头,叫上李金凤一起,回去吃饭。
  
  回去的路上,赵美霞冲李金凤说,“我就说你在这儿,你二哥还不信!”
  
  李大禾有些不好意思,“我以为金凤去工厂了嘛!”
  
  “她要是去工厂,不得叫上咱们?”
  
  李大禾连连点头,“你说的对!”
  
  李金凤看着夫妻两个,三十年了,还是和从前一样,笑了起来。
  
  “看吧,看吧,金凤都在笑你糊涂!”赵美霞板着脸。
  
  “我糊涂,我糊涂!”李大禾连连道歉,一点要和赵美霞争辩的意思也没有。
  
  赵美霞瞪了他一眼,忽然问李大禾,“我炉子上炖的汤,端了吗?”
  
  李大禾:“不记得了!”
  
  “哎呀,瞧你这记性,不行,我得快些回去!”
  
  赵美霞走的很快,不一会儿,就和李金凤他们拉开了一大段距离。
  
  李大禾想叫住她,却又有话和李金凤单独说。
  
  “金凤,昨天你二嫂,说做了个梦!”
  
  李金凤:“什么梦?”
  
  李大禾:“她说梦到自己当年那条丝巾,被李爱菊给偷走了,她现在每天放在口袋里的那一条,不是当初那条。”
  
  李金凤怔了一下,就听见李大禾继续道:“我昨天夜里,就和她坦白了,说起了当年的事儿!”
  
  当年,李金凤去首都,给赵美霞和黄玉两个,一人送了一条丝巾,一盒肥皂,一双皮鞋。
  
  那个年代,吃饱饭都不容易,更别说丝巾和肥皂还有皮鞋这些稀罕物。
  
  赶上赵美霞怀孕,李金凤就撒了个谎,说那些东西,没有被李爱菊偷走。
  
  反正是一样的东西,而赵美霞,也是信了这么多年。
  
  如今,竟然做梦梦到了。
  
  李金凤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金凤,当年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二嫂交代,当年答应你,要还你一双皮鞋,一个搪瓷盆,还有一条丝巾,明天我载你去县城,你要啥,自己挑!”李大禾仍旧觉得不好意思。
  
  李金凤却道:“不用了,我也不缺那玩意儿了!二哥要是实在不好意思,在我们回去之前,多杀两只鸡给我们吃。这身体一好,比什么皮鞋都管用。”
  
  李大禾一脸激动,“好,只要你喜欢!那这几天,一天两只鸡,我让你二嫂给你炖上!”
  
  李大禾心里的结,算是解开了。
  
  他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冲李金凤道:“我得回去看看你二嫂,别看她干活儿利索,可是这年纪越大,记性越不好,明明汤端了,竟然记不起来了。”
  
  “去吧!我和建国慢慢走会儿,到处看看!”李金凤道。
  
  “行!”
  
  李大禾大概是急着要追上赵美霞,也是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人。
  
  陆建国顺势抓住李金凤的手,两个人慢慢走着,并不着急这顿饭。
  
  在路上,李金凤也将当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陆建国。
  
  “我妻子是个善良的人。”
  
  一个简单的谎言,安抚了那时候正怀孕的赵美霞。
  
  “换做是你,你也会这么说的。建国哥,我们这一次,别急着回去好不好?先去县城,再去我舅舅老家,见见张队长他们。
  
  接着去市里,再是省城!就像当年一样,重新走一遍,过去走过的路!”
  
  “好!”
  
  在李家待了几天,李金凤和陆建国两个,提出回去。
  
  赵美霞准备了大包小包的东西,不过李金凤没有拿。
  
  她告诉赵美霞,她和陆建国准备到处转转,回那边的时间不定,心意他们领了,但是东西就不要了。
  
  赵美霞等他们一走,就让李大禾去县城,在邮局,将那些东西,通过邮寄的方式,寄到首都。
  
  李金凤和陆建国的第一站,就是县城。
  
  赵明诚的父母,住在这儿。
  
  在赵家,李金凤和陆建国两个住了一晚,吃了赵明诚母亲做的手擀面,还有芥菜馅儿饺子。
  
  临走前,李金凤让两个老人家去首都养老。
  
  第二站是隔壁的农山县。
  
  张水莲和刘大壮两个,如今都做爷爷和奶奶了。
  
  张水莲五十多岁的人了,在院子里,跟在孙子后面,跑的气喘吁吁,一边跑,一边叫嚷着孙子的名字,“铁头,铁头……”
  
  李金凤还记得张水莲当年生孩子时候的样子,二十多岁,一晃三十年过去了。
  
  时间,还是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脊背弯了,头上也有银丝了。
  
  李金凤站在张家的院门口,看着张水莲抓住孙子铁头,大掌重重拿,轻轻放,小孩儿被打了,不但没哭,反而笑了起来。
  
  “水莲姐,你这样打,太轻了,得重重的!”李金凤笑着说着。
  
  张水莲听到熟悉的声音,一转身见到多年不见的人,一个惊讶,直接将手上抓着的人,给放了。
  
  她看着李金凤推开院门,走了进来。
  
  张水莲激动的迎了上去,“金凤,建国,你们两个咋来了呀!”
  
  张水莲都快记不清,多少年没见过李金凤了。
  
  李金凤的老家,本来就不在这个县城。
  
  加上张潮生,李金凤的舅舅,这些年,也不在这儿了。
  
  唯一的联系,也算是断了。
  
  “过来看看你们!”
  
  陆建国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都是在县城买的,再就是李金凤从空间里拿出来的一些。
  
  “你……”张水莲说着就哭起来了,“你这太突然了。”
  
  李金凤拿了手帕,给她擦眼泪。
  
  “多大的人了,还哭!”
  
  旁边,张水莲的孙子铁头,见奶奶哭了,干嚎一声,“爷爷,奶奶哭了,快来!”
  
  这一声吼,正在屋里做饭的刘大壮,拿着锅铲就出来了。
  
  一见李金凤和陆建国两个,也是惊讶的不行。
  
  “金凤还有建国,你们怎么来了?”
  
  李金凤很自然的说:“我们过来看看老朋友!”
  
  说着,她从陆建国手上,拿了要给刘大壮家的东西。
  
  “这是我和建国的一点心意。”
  
  张水莲这会儿擦干了眼泪,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太情绪化了。
  
  不过李金凤给的东西,她却不肯接。
  
  直到李金凤将东西放在了地上,张水莲才不好意思的去拿。
  
  她将人迎了进去。
  
  刘大壮则去厨房做饭。
  
  因着还有张对象和孙老根家没去送东西,李金凤就和陆建国先去。
  
  走完两家亲戚,刘大壮的午饭也做好了。
  
  多年不见,李金凤和张水莲两个,叙了好久的旧。
  
  她孙子铁头,也很乖,又是给李金凤倒汽水,又是乖乖喊李金凤奶奶,小奶音都要将人萌化了。
  
  李金凤这才知道,为什么张水莲打人的时候,重重拿,轻轻放了。
  
  这么可人的小孙孙,谁舍得啊!
  
  照例是在张水莲家住了一晚,张队长那儿,李金凤和陆建国也留着吃了两顿饭。
  
  孙老根家里,这些年,也有了挺大的变化。
  
  孙老根的孙子,去城里做生意了,家里如今洗衣机,电冰箱,样样俱全。
  
  知道他们过得好,李金凤也就放心了。
  
  待了两三天,第三站是市里王秀英和郝爱民那儿。
  
  王秀英现在也退休了,和张水莲一样,在家带带孙子,出去逛逛街,还是那么喜欢买衣服,做衣服。
  
  李金凤的服装店,去年六月,在省城开分店之后,王秀英隔一个月就去一次。
  
  李金凤给她寄,她还嫌等太久,非要自己去买。
  
  五十多,快六十的人了,打扮起来,看来其就是四十多岁的。
  
  郝爱民依旧将她当成掌心宝,洗衣做饭,样样不在话下。
  
  一边还不忘教育孙子,往后要做个耙耳朵,媳妇说的,都是对的。
  
  李金凤看着他们,又想起张水莲和刘大壮,再是赵美霞和李大禾他们,她甚至得出了一个也许并不准确的结论,婚姻关系,想要长期保持不变,男人的态度,很重要。
  
  一个粗暴的男人,是不可能拥有和谐有爱家庭的。
  
  李金凤离开的时候,王秀英塞给李金凤一个大红包,“这是给美美的,她结婚,正好我们郝事的媳妇生产,我和爱民去照顾孩子了。”
  
  李金凤没要红包,“下回我们家美美生孩子,你当面给!”
  
  “行!那你提前告诉我,我还要去首都玩几天。”
  
  李金凤和陆建国的第四站,就是省城。
  
  沈大爷和沈大娘两个,是他们看望的对象。
  
  这对老夫老妻,携手了一辈子。
  
  现在住在当年他们自己的洋楼里。
  
  儿子和女儿孝顺,不仅自己回来给他们养老了,还给请了保姆。
  
  现在他们没事儿,就只要出门走走,看一看。
  
  李金凤和陆建国过去,对他们来说,已经惊喜一般的存在。
  
  沈大娘的牙齿,都掉光了,说话还有些漏风,抓着李金凤的手,就不肯撒手,跟个孩子似的。
  
  沈大爷说,好久没见到沈大娘这么高兴了。
  
  还留李金凤和陆建国两个在家里住。
  
  也正是因为留在沈家,李金凤才见到了沈大爷和沈大娘几个孩子。
  
  对于当年陆建国和李金凤提供的帮助,他们都很感激。
  
  甚至纷纷给了李金凤联系方式,将来李金凤有需要他们的地方,让他们尽管开口。
  
  李金凤和陆建国两个,在沈大娘这里,待了一天。
  
  接着,回了吴教授在省城的家。
  
  这里已经好些年没人住了,两个人废了些时间,将屋子打扫干净。
  
  又给交了电话费,充了电费,屋子里,通了电,一下子就变得温暖得像个家了。
  
  虽然吴教授很可能不会再来省城了,但是这边,依旧是他的家。
  
  接下来,李金凤和陆建国两个,就不需要拜访任何人了。
  
  他们在省城独自玩了几天,从省城的高校,再到一些著名的景点。
  
  照片拍了很多,只是都没有洗出来。
  
  他们出来,差不多快两个多月了,眼看着天气也越来越暖和。
  
  终于,陆家的人,来电话了。
  
  李金凤接到电话的时候,其实还有些担忧的。
  
  怕是什么不好的消息。
  
  结果,团团告诉李金凤,“曾爷爷好像又记起我们了!”
  
  “记起来了?”李金凤直接站了起来,“曾爷爷身体怎么样?”
  
  李金凤最怕的,就是回光返照。
  
  “小宝舅舅看过了,也说没什么问题,还没到那一步!妈妈,你可能都不知道,曾爷爷是怎么记起来的,他自己有个很厚的本子,上面记录了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曾爷爷一页页的看,忘了又看,看了又忘,终于知道我是团团了!”
  
  李金凤笑着点头,“那就好!”
  
  “妈妈,你和我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李金凤:“你想我们了?”
  
  团团已经是独当一面的男子汉了,他自然不好说。
  
  但是电话那头,立刻传来陆圆圆的声音。
  
  “妈妈,我都退役了,还没工作,你得回来给我安排工作啊!我要赚钱的,我要养你和我爸的!”
  
  李金凤笑了,“好!马上回来!”
  
  在李金凤说完这句话之后,团团立刻道:“也不是特别着急,妈,要不你和我爸还是再转转?难得有时间,曾爷爷我们会照顾好的!”
  
  “还有我,还有我!曾爷爷知道我是陆圆圆了,我天天逗他笑。”
  
  电话里,两个孩子叽叽喳喳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金凤只觉得心底暖暖的。
  
  她看向陆建国,“建国哥,我们回家吧!孩子们想我们了。”
  
  陆建国眼神温柔似水,看着李金凤笑了,“回家!”
  
  走了一路,看了一路,最后发现,归途还是家!
  
  李金凤再看了一眼身边的陆建国,这一辈子,她算是值了!
  
  (ps:完结啦!啊啊啊啊……这章写完之后,丰丰差点哭出来,这一年多来,都是这本书,陪伴着丰丰。当然,还有你们,很温暖的你们。
  
  如果可以,真的、真的一点也不想完结!写一本书,就要经历一段人生,特别是这本福妻,倾注了丰丰太多心血,写着写着,就哭了。写着、写着又笑了,幸好家里人内心强大,没误会我因为写书,成了神经病。
  
  我想,大家也一样吧,跟着书里的人物,一步步走到了今天!感谢、感谢每一个读者,你们很好,没有你们,也没有丰丰这本福妻。虽然我从来不提,但是这本书,咱们的成绩很棒,再一次鞠躬感谢每一位付出了的读者,你们的每一次阅读,你们的每一次评论,你们的订阅,你们的打赏……所有的所有,都让福妻有了一次次的好成绩!
  
  也不知道你们需不需要番外,如果需要的话,大概会写几章番外,当然不会很长,番外嘛,就是要短小精悍!
  
  最后,提前给大家拜个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