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维瓦兹英灵录 > 第二百六十六章:两人的分析

第二百六十六章:两人的分析

    维伊轻叹口气,苦笑道:“不管我怎么探查,都没发现当初融入我身体内的黑暗血脉在哪。”
  
      “按道理来,那份黑暗血脉融入我身体后,肯定是依附在某处的,但就连识海我也仔细感知了,也没有发现血脉的踪迹。”
  
      “不过你的应该有点道理,我当初得到那份黑暗血脉的时候,我就感知到它的层次极高,而且来历就连树灵前辈也不知晓。”
  
      “所以从之前我没受到血月岛强者的黑暗魔法的影响,然后到刚刚瑞普索洛斯神像气息,似乎都可以得通。”
  
      薇薇莉也是上下打量了维伊一眼,突然扑哧一笑道:“要不是我了解你,我会认为你可能是出现幻觉了。”
  
      “你的气息是纯粹的光明,根本就察觉不到任何一丝黑暗元素的气息。要不是你之前和我过这件事,我也不会相信你体内还有黑暗血脉。”
  
      “不过从白玉城的事过去这么久了,你没有受到黑暗血脉的什么影响吧?”
  
      维伊摇摇头,道:“没有,我的家族血脉和体内的光明属性都没受到影响。”
  
      “这就很奇怪了。”薇薇莉思索着道,“要不去和你们教廷的前辈强者们一?比如上次救你出来的那位?”
  
      维伊立刻就知晓薇薇莉所的正是教廷的擎之柱——洛里亚。
  
      的确,洛里亚是一名灵祗武师,还是一位知识渊博的长者。以他的阅历,不定真的会知道黑暗血脉在融入了他身体之后的情况。
  
      但维伊只是思索了一瞬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先不黑暗血脉的敏感性,光凭他在遗迹里得到的那些东西,还有关于树灵前辈和他的老师——上古之神科伦的事都是自己的秘密,以洛里亚这种纵横四境数个世纪的超级大能的眼前,自己恐怕就如同一张白纸一样瞬间就会给看穿。
  
      “不,这件事还是要保密。”维伊朝薇薇莉微微一笑,道:“这件事也就只有你和泽熙知道。”
  
      “你不打算告诉伊亚他们?”薇薇莉瞥了一眼不远处盘膝冥想的伊亚。
  
      “这种事情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不都差不多。”维伊耸耸肩。
  
      薇薇莉哼了一声,随即轻笑道:“你可真是一个好队长。”
  
      薇薇莉靠在维伊身边,两人也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电闪雷鸣的场景。
  
      雨点如同低沉急促的鼓声在屋内回响,屋外的森林也在大风中发出了嘈杂的“沙沙”声,如同有魔兽在用爪子挠屋的墙面一般,显得十分怪异。
  
      片刻后,薇薇莉轻声道:“刚刚在讨论神像的时候,伊明显是话里有话啊!”
  
      维伊点点头,道:“不过这也从侧面验证了她的身份,她之前对我们的她的来历应该不是假的,她要么就是来自于皇宫,要么她的长辈的确是帝国的某位高层,不然她也不会让我们把雕像交给帝国方面的强者。”
  
      薇薇莉抬起头看着维伊,有些好奇地道:“之前伊亚打断了你们的交谈,所以你准备把雕像给帝国的那些强者吗?”
  
      “这毕竟从血月岛强者身上搜到的东西,万一真的有什么有意义有价值的东西呢?我们没发现,不代表帝国里的那些强大的前辈们发现不了。更何况……”维伊露出了似笑非笑地表情,“我们不是发现了两尊瑞普索洛斯的雕像吗?我能感知得到,第二尊的神像的品质似乎和第一尊相差甚远。”
  
      “所以,你就准备把第二尊在比赛之后交给玛瓦帝国方面的强者前辈们?”薇薇莉嘻嘻一笑。
  
      维伊也笑了:“对,第一尊神像我要自己留着研究研究,它上面散发的黑暗气息十分的纯粹和浓郁,和我印象里当初得到黑暗血脉的感知差不多。”
  
      “所以我看看能不能从瑞普索洛斯的这尊神像上发现一些关于黑暗血脉的蛛丝马迹。”
  
      薇薇莉微微颔首,不过她的眼神突然郑重了几分:“维伊,我相信你的意志和心理是坚定的,但那毕竟是黑暗之神瑞普索洛斯的神像,而你是和黑暗属性相反的光明属性的强者。”
  
      “所以你在研究的时候一定要心些,你也了这尊神像有些特殊,我怕你因此受到什么不好的影响。万一……”
  
      薇薇莉还未完,维伊就轻轻揽住了她的腰,把她往自己的身边靠了靠。
  
      “放心吧,你看我像是那种意志不坚定的人吗?”维伊笑道,随后他的眼神也顿时变得柔和,“更何况还有你在,即使是为了你,我也会保全自己的。”
  
      薇薇莉的脸颊上也泛起淡淡的红晕,随后她也靠在维伊的身边,闭上双眸调整着自身的气息。
  
      森林内。
  
      一道巨大的雷声轰然炸响,紧接着的闪电也照亮了岩洞中的十几名黑衣人。
  
      “柏科统领也失去了和我的联系。”坐在最前方的佝偻老者脸色阴沉,他身上也隐约散发出了强大的气息威压。
  
      岩洞中的十几名黑衣人都低着头,身体在老者的气息下也在微微地颤抖着。
  
      佝偻老者看着岩洞外如同瀑布般落下的暴雨,昏黄的眼中也出现了惊疑不定的神色。
  
      就在不久之前,佝偻老者和属下也正在据点内收拾物品。他们准备离开这个据点,自然不会留下任何情报和他们存在的证据。
  
      但就在刚刚,老者收到了柏科统领——也就是那名中年饶传讯,找到了持有盾牌的人。
  
      而当佝偻老者集合手下准备前去支援时,却发现柏科统领的秘法印记消失了。
  
      秘法印记是留在所有成员的心口的,这也意味着柏科统领已经身死。
  
      “奇怪,按道理参加光明盛会的都只是一些年轻人,难道二十五岁以下的参赛者里还有高阶大武师的存在吗?”老者眉头紧皱。
  
      不过老者也没有多想,既然人已经死了,这也意味着持有盾牌的强者再次消失在茫茫森林郑更何况,他们现在剩下的强者也不多了,他们还需要带着大量的东西离开这里,根本无暇再分出人手去调查和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