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维瓦兹英灵录 > 第十七章:脱离危险

第十七章:脱离危险


  维伊冷笑一声,道:“还不一定待会儿谁死在这呢!”
  诺尔家的副族长,也就是罗科的舅爷爷罗尔,他大吼一声,弧刃化为千百道灰色光芒,从四面八方飞向维伊。
  “这老家伙的攻击怎么又变强?”维伊暗暗吃了一惊。
  维伊没有丝毫犹豫,他没有选择硬挡,而是毫不犹豫地就爆退到一旁,避开了罗尔的攻击。
  “小子,怎么跑了!刚刚不是还嘴硬吗!”罗尔怒笑道。
  傻子才会和你硬拼!维伊心中暗暗道。
  维伊在闪避了罗尔的几次攻击后,向他刺出了一剑。凌厉的剑气让罗尔脸色一变,摆出了防御的姿态。剑气击中罗尔,消散在空中。
  维伊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他迅速离开了战场。黑暗中,两声轻微的梆子声响起。紧接着,建筑高处照亮平地的灯光被两支箭矢击破,场地内顿时变得漆黑一片。
  “我在这!”黑暗中,伊亚低声道。
  维伊几步来到伊亚身边,急促道:“我们快走,回教廷!来我这里!”
  伊亚一愣,虽然不明白维伊的意图,但一路过来的默契还是让他相信的维伊。他走过去,站在了维伊身旁。
  维伊深深地吸了口气,一直冷静的他此时竟然显得有些紧张。
  “别坑我,一定要是真的!”维伊喃喃道。
  他从衣服内侧拿出一张纸,一旁的伊亚还没反应过来,纸突然光芒大放。眨眼间,两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怎么回事?灯怎么灭了?”
  “是大人对付的那个家伙打灭的灯!”
  “对了,偷袭我们的那家伙哪去了?”
  “是啊,我们快追!别让他跑了!”
  “嗡!”
  白色光芒瞬间照亮了黑暗,罗尔阴沉着脸走出黑暗。
  他目光扫了一眼四周,怒道:“还不去追,要是让他们跑了,我们就糟了!”
  “是!”其他诺尔家族的族人连忙应道,十几个人分成几路离开了原地。
  “哼!”老者怒哼一声,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几百米外的一条黑暗的街道内,空间微微扭曲,维伊和伊亚从空中缓缓出现,向下方跌落。
  维伊迅速调整好了重心,稳稳地落在了地面。
  感知敏锐的伊亚在震惊中侦查了四周,轻轻地道:“四周没有危险。”
  维伊松了口气,道:“看来我们是逃出包围圈了。”
  “不过你刚刚的那张纸是什么?怎么可以把我们传送到这里?”伊亚好奇地道。
  维伊把自己在教廷的试炼场中,打败机器人后获得的纸的事情告诉了伊亚。
  维伊获得那张纸后,脑海中就自然浮现出了这张纸的作用。
  这张纸是教廷的前辈留下的,是保存在试炼场机器人内的物品,也可以说是给通过试炼场的人的一个奖励。
  纸内含有一个短距离的空间传送法阵,可以让持有者在短距离内进行传送,算是一种保命的手段。
  另外一种作用则是,每张纸其实都是教廷内书阁的一张门票,当维伊知道这张普通的纸竟然价值如此之大时,还是震惊不小。
  “没想到你这家伙竟然在教廷里碰到这么大的机遇。”伊亚感叹道。
  维伊调整好状态,看了看四周:“不管怎么样,我们先离开,现在我们还没有真正地脱险。”
  “好,反正我们离教廷的距离不算太远。”
  他们走出昏暗的街道,维伊在街口观察了一下四周。此时的街道上,行人来往穿梭,还不时有马车驶过,十分热闹。
  “走!”
  他们快速离开了街道,向不远处的教廷赶去。殊不知,在他们离开不足几分钟后,两道人影带着强大的威压降临到他们遭到刺杀的地点。
  两道人影落地后,一身在光芒下熠熠生辉的红袍在空中无风自动,他目光阴沉地打量着四周。
  “金甲兵首级别的人来亲自对付他?这小家伙真能惹事!”一位一头白色长发的男子嘟囔道。
  “我索夫尔看上的小家伙,还轮不到跳梁小丑来欺负!”另一个中年模样的男子脸色阴沉,眼中闪烁着怒火。
  索夫尔的身影消失在原地,不过他的话语却依旧在空中飘荡......
  “看来他真的挺在意那个小家伙呢,哈哈。”白色头发的男子笑着摇摇头,消失在了原地。
  十分钟后,两人进入了教廷管辖的广场区域内,直到踏入了教廷的大理石地面时,维伊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
  “索夫尔前辈,塞缪尔前辈!”维伊看到两位红衣主教在厅内等着他们,让他不禁愣了一下。
  “没事吧?”索夫尔上前一步,伸出双手搭在维伊和伊亚的肩膀上。他们只感觉一股暖意进入自己身体,刚刚战斗的疲惫和伤痕都一扫而空。
  “谢谢前辈的关心。”维伊和伊亚恭敬地行礼道。
  “没事就好,刚刚索夫尔听到你的求援信号时,直接就把我房门踹开,把我拉起来去找你们!说怕你受重伤了。”塞缪尔哈哈一笑,一头白色长发在脑后飘荡:“话说回来,我都好久没见到这个家伙这么暴怒了,哈哈哈!”
  索夫尔瞪了他一眼,塞缪尔赶紧闭上了嘴,但眼中却笑意不减。
  维伊心中一暖,这位大能前辈在多罗城时,就很照顾自己。哪怕到了光明城,接到了自己的求援信号后,以他的身份大可以派出许多强者来进行救援,可这位大能却拉上同伴亲自来找自己,这的确让维伊心中大为感激。
  “让前辈担心了。”维伊有些愧疚地道。
  索夫尔摆摆手,道:“你们知不知道是什么人要刺杀你们,为什么要对你们两个小家伙出手?”
  维伊和伊亚对视了一眼,维伊将被刺杀详细的前后情况和猜测告诉了索夫尔。在维伊的讲述中,索夫尔的脸色原来越阴沉,在一侧的塞缪尔瞥了一眼索夫尔,心中一惊,看来自己这个一同处事了这么多年的老伙计又处在暴怒的边缘。
  维伊讲述完后,索夫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严肃地道:“维伊,你确定刺杀你的那个老东西说他是诺尔家的副族长——罗尔是吗?你确定?”
  “我确定,当时伊亚也可以证明!”维伊坚定地道。
  “我也可以作证!以我精灵的名誉作证!”伊亚脸色严肃地道。
  索夫尔看了他们一会儿,道:“我相信你们,也相信你们精灵的名誉。”
  他转过头,看向塞缪尔:“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去和大人禀报一下今天的情况。城内五大家族,也是时候该收敛一点了!”索夫尔说完,眼中精光闪烁。
  “好好好,看来我这几天又没有好觉睡了。”塞缪尔叹口气,拍拍他们的肩膀后,离开了大厅。
  索夫尔回过头,看向维伊和伊亚:“你们去休息吧,这几天就不要离开教廷管辖的范围,在我们的范围内,还没有人敢有胆子动你们。”
  “还有,这个东西你随时带着,可以保护你!”
  索夫尔扔给了维伊一个血红色的戒指,戒指上面血纹涌动,如同活现的灵蛇一般。
  维伊戴上了戒指,清凉感马上就传遍了他的脑海,甚至让他的精神力都有微微的提高。
  “你们去住所休息吧,我去面见大人。”索夫尔缓缓道。
  “那晚辈先离开了。”维伊和伊亚行礼,离开了大厅。
  索夫尔看着两人的背影,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