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维瓦兹英灵录 > 第二十八章:医病换金

第二十八章:医病换金


  “你们还要吃点别的东西吗?我们有炖肉,面包,还有一些炖菜,都是今天做的。”女人把一条毛巾甩到肩上,嘟囔道:“炖菜好像卖完了,不过应该还剩一些。”
  维伊伸出两根手指,道:“两份面包,加份奶酪。”
  女人点点头,很快就端着两个呈着面包和奶酪的碟子回来,放在桌面上。
  “今天的生意不错啊!”维伊笑道。
  中年女人耸耸肩,擦拭着手上的玻璃杯,道:“还是一个样子,不过那些一身恶臭的男人抽烟真让我受不了。见鬼!他们现在又在抽烟!”
  维伊抿了一口麦酒,笑道:“可是他们每晚把口袋里的金币留在了酒馆啊。”
  “也是,我家旅馆还要靠他们养活呢。”女人停下了手中的活,也对聊天多了几分兴趣。
  维伊瞥了一眼身边的莉莉薇,她面前的麦酒一丝未动。
  “要不是我男人前几个星期在山上腿不知道给什么鬼东西咬到了,一直红肿,不然他还会和那些男人扎堆聊天喝酒,真是不让人省心!”她朝墙角啐了一口,低骂道,她没看到,桌后的维伊眼神动了一下。片刻后,又来了客人,女人朝维伊摆摆手,去招呼新来的客人。
  “机会来了。”维伊朝莉莉薇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一个计划快速在他脑海中形成。
  莉莉薇用白痴的眼神看着维伊,冰冷地道:“你是疯了还是怎么的?什么机会?”
  维伊扭过头在腰包里翻了翻,掏出几个罐子向莉莉薇展示了一下,微笑道:“看我的吧!”
  过了一会儿,女人又来到了维伊所在的吧台附近,清洗着一堆杯子。
  “对了老板娘,刚刚我听到房间里有呻吟声,是你家男人吗?”维伊问道。
  老板娘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耸耸肩说:“是啊,那个家伙躺在床上几个星期了,什么活都不能干,我想找一个医生给他看看,但镇子里会医的几乎没有。”
  维伊故作惊讶地样子,道:“这样啊,其实我算是半个医生,我曾经在几个著名医生那里学习过。”
  女人扭过头惊讶地看着他,声调也拔高了几分:“你是医生?那......那你想帮我治疗一下我男人?”
  坐在维伊身旁的莉莉薇眼神一动,她似乎知道维伊想要干什么了。
  女人冷静了一会,道:“我怎么知道你是医生?万一你是骗子怎么办?”
  “这样吧。”维伊站起身,道:“我先帮你看看你男人的伤到底怎么样,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是不是?如果我能治好就帮助你们,然后再看情况给我点治疗费用就行了。”
  女人犹豫了片刻,还是点点头道:“好吧,你们跟我来。”
  维伊和莉莉薇跟着女人穿过吧台的活动门,进入了里面的那个门虚掩着的房间。
  房间内只点了三根蜡烛,光线很昏暗。在房间中间只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健壮高大的男子,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一只小腿被吊在钩子上的布条吊起,痛苦的呻吟声不时从男子口中发出。
  老板娘看了看男子,又看了看维伊。
  维伊朝她点点头,走到男子身边,端起一个烛台,靠近男子的腿。在烛光的照亮下,男子的腿上密密麻麻的红色小包,原本褐色的皮肤变成了紫色,在不明显的两个并列的小伤口附近颜色则变得更深了,变成了黑紫色,伤口还在往外渗着脓液。
  这种伤势维伊还是第一次见,他眉头微皱,开始在脑海中搜寻在安克逊内所学的医术中关于这一方面的知识。
  “怎么样?这是什么伤?”老板娘走了过来,有些担忧地说。
  维伊摇摇头,皱着眉道:“我还确定不了,但可以肯定是给什么有毒的动物咬到了,这两个并列的伤口看起来像是蛇咬的痕迹,如果是蛇,那这应该是一条毒性不算太大的蛇,不然你丈夫应该撑不了这么久。”他停顿了片刻,道:“虽然毒性不算太大,但要是不及时治疗的话,毒液完全腐蚀小腿肌肉导致缺血,这条腿可能就保不住了。”
  听着维伊的解释,女人脸色瞬间一变,着急地道:“那......那还医治的了吗?”
  维伊点点头,面对真正的病人,他自然不会欺骗这个担心丈夫的女人。
  “有纸笔吗?”维伊道。
  女子赶忙从柜子中拿出一摞纸和一只笔,维伊写下了几种草药的名字,然后递给了女子,他道:“把这几种草药买回来,都是些很容易找到的药,数量都在上面了。”
  老板娘快速看了一遍,快步出门招呼了一个伙计,把纸给他。没过多久,伙伙计就把一袋子草药交给了维伊。
  维伊迅速行动,把要做的步骤交代给了女人后,他用随身携带的小药碾把草药碾碎,按照比例混搭在了一起。
  在维伊身后不远处站着的莉莉薇眼神早已从冰冷变得惊愕,之前她还以为维伊说自己会医术是来骗女人,来抵消刚刚点的食品。但从他熟练的步骤和动作看起来,他似乎真的会医术。这时,莉莉薇看向维伊的目光中的不满早已消失了,她们家族乃至整个种族最恨欺骗和谎言,因此维伊的地位又在她心中有了一席之地。莉莉薇怎么会知道,维伊曾经在被誉为‘南境第一医师’的侏儒门下学习过医术呢?
  很快,老板娘就端着一盆开水进来,放在维伊面前的桌面上。维伊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缓缓从地面上起身,小心把呈着碾碎的药粉的白纸端起,将药粉倒在热水中。霎时,药粉在开水中融化,无色的水也变成了淡褐色,散发着一种特殊的清香味。
  维伊端着盆子来到男子身边,接过老板娘递给他的毛巾。他把毛巾放在热水中浸湿,用毛巾反复擦拭着男子的小腿。
  快一个小时后,老板娘和莉莉薇早已一脸震惊。之前男子还肿胀发紫的小腿消肿了许多,皮肤上的紫色大部分都褪去了,男子也没再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苍白的脸色也平和许多。
  维伊站起身,活动了一下麻木的腿脚,松了一口气道:“好了,看起来没问题了。我用药水把他腿里积淤的毒素透过毛孔给洗了出来,明天老板娘你按照这个操作再擦拭一次,最多三天后就能下地走路了。”
  “谢谢,谢谢你!我该怎么感谢你呢?对了,今天你们的饭钱免了,我等下给你们再去拿医疗费!今天是我这个月最开心的时刻!”
  维伊微微一笑,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道:“不要告诉别人我们的医术!”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老板娘打开大门小跑出去,大声地吼着他们刚刚的事迹。
  “今天我们酒馆所有酒免费!你们敞开了喝!”老板娘喊道。
  整个酒馆发出了兴奋的叫喊声和碰杯声,整个酒馆的一层瞬间热闹了起来。